C&EN报道我校创新药物研究中心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寿命的不断延长,中国将会成为世界第二大保健品市场。在制药领域,中国因缺乏基础研究尚未形成世界级药物产业,还只是世界化学原料药生产的工厂。北京生物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晓东说,中国需要发展制药工业。中国政府正着手改变这一局面,“十二五”规划中,将在与药物相关的科学项目中投入70亿美元,重点投入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澳门,香港等地的国家重点大学科研实验室。这仅仅是国家在培育创新驱动型制药工业付出的巨大努力中的一小部分。
重庆大学也在为中国医药行业的发展做着努力。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e)的著名有机化学家K. C. Nicolaou教授是重庆大学刚刚成立的创新药物研究中心(IDRC)的访问学者。他每隔两个月来一次重庆大学,和这里的师生们交流,并指导研究生进行学术研究。对于这座城市,这座大学,他已经有了一个鲜明的印象。“中国的学生很勤奋,对我也非常尊敬。比如我的课题组的师生对我很好,并且有很强的求知欲,这非常难得。”K. C.Nicolaou的到来,让我们看到了重庆大学在提高其药物研发能力方面所做的努力。
中心成立于2011年10月,正处于黄金发展阶段,但它无疑会成为中国领先的药物研发中心之一。IDRC现有五层楼的建筑,至少可容纳20个PI。据中心主任秦勇教授说,一旦中心五层楼的实验室全部投入使用之后,还可扩展到相邻正在进行改造的裙楼。秦勇教授曾在美国作博士后研究,从事药物化学方面的工作,曾担任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副院长。
中心将在世界范围内招聘杰出科学家。年轻学者的招聘以32万美元为科研启动经费,合格的应聘者还可享受免费校园住宿、重庆大学预聘制助理教授的4万美元年薪。这一薪资待遇看似不高,但秦勇教授说:“相比其他中心城市而言,在重庆生活成本要低的多,因此即使从国际标准来说这种待遇也是很有竞争力的。”
秦勇主任表示,国外学者也可以申请中心的职位,但他没有期望会有太多应聘者。“我担心的是他们能否适应在中国的日常生活”他说到。而在中心,几乎所有人都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30个博士后中有两个是来自于印度的。
对于新实验室的建设,中心会按照其科研工作者的需要进行设备和仪器购置。IDRC的副主任李卫东教授称:“这里的仪器设备和我在美国时见到的相差无几。”李卫东教授在1995年至1998年期间曾在哈佛大学作博士后研究,师从于E.J.Corey教授,主要从事天然产物全合成和药物先进制造领域的研究。
中心的药物化学家、化学文摘顾问贺耘教授说:“重庆大学对我们的评估不仅在于我们的论文发表情况和所训练学生的数量,也在于我们对于工业、对于经济方面的贡献与价值。IDRC将同企业在药物发现包括开发新的药物制造工艺在内的药物应用研究方面进行合作。”在加入中心之前,贺耘教授曾任保诺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和首席科学官,罗氏研发中心(中国)有限公司药物化学高级总监,美国诺华研究基金会基因研究所药物化学副总监,2012年8月来到重庆大学创新药物研究中心组建研究团队,从事药物化学研究。
从创新药物研究中心这一名字可以看出,其主要任务是从事具有潜在商业价值的药物研究。该中心将与重庆地区的制药公司紧密合作以达到这一目标。